婧姝

努力那么久,到头却是一场空

【苏靖】Dreaming

Suli酱酱酱:

*应景的一更,苏靖AU。


*我是不会退圈的,只是以后没有那么勤。


*Dreaming,梦想进行时。祝福所有人~


正文:


竟然是你,好久不见。


萧景琰坐在办公室里查看邮件,特刊下礼拜三就要交由印刷厂印刷了,而今天是最后的截稿日。他聚精会神地看了一个上午好不容易看到最后一封邮件,然而懒腰还没伸他就察觉到不对劲,鼠标的光标上下一滑,果真是如此。


“战英,进来一下。”萧景琰皱着眉头就摁响了内线电话。


“主编,怎么了?”列战英很快就推门进来坐下问道。


“特刊中第80页-第86页,摄影专题的稿件为什么还没有交上来?”


“呃,这个……”列战英的面上闪过一丝无奈道“我在催了,可是对方摄影师现在,确实属于失联的状态,主编,我已经再跟进了。”


“那就上门去找啊,我们签约的摄影师不是都有通讯地址吗?”萧景琰摘下眼镜,揉揉眉心道。


“可是对方是大摄影师诶,回国后能在这么多杂志社中选中我们,已经,已经……”


“已经要我们感恩戴德了?”萧景琰顺着列战英的话说下去,冷哼了一声“有才华却没有契约精神的人,就是恃才傲物。”


“你去把他的通讯住址发给我,我去拜访拜访。”萧景琰接着又道“一个主编登门拜访也衬得起他的才华了吧。”


列战英闻言简直是大呼一口气忙不迭地把对方的简历给萧景琰送了过来,那模样就好像终于是把那烫手山芋丢了出去,萧景琰瞥了眼列战英,将对方的小心思一览无余。


“那主编你忙,我去午餐喽。”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萧景琰无奈地笑了笑,摊开了简历却即刻呆愣住,他紧紧盯着姓名栏又看了几遍旁边的照片,才确认自己没有眼花。


午休时间的金陵城谈不上交通高峰,却也不都是一路绿灯。,等红灯的间歇,司机大哥难免会嘴巴寂寞想要跟萧景琰聊上几句,可是最终却因为萧景琰明显的心不在焉而将话题匆匆结束。萧景琰看着车窗外向后倒退的景象陷入沉默,他总是无意看向旁边空位上的简历,然后更加沉默。


“先生,越来越热了。我把冷气开开了,您帮我把车窗关上吧。”司机大哥说着开了冷气。


一瞬间的冷气流,让萧景琰的心挥去燥热凉爽起来。摁下开关,萧景琰车窗自动地慢慢合上,他又看了眼那个熟悉的名字淡淡一笑。


 


萧景琰的名字总和梅长苏的名字连在一起,不是他在前面就是对方在前面,和总是考第三名的霓凰一起,稳坐年级段考的前三名。年级每学期的考试都有很多次,而他们总是前三名。时间久了,大家都不好奇谁会是前三名,只好奇第一名是萧景琰还是梅长苏。


应试的体制教育,名次不是唯一的标准,最有效的衡量标准。萧景琰的班主任谢玉和梅长苏的班主任夏江是从小到大的竞争对手,后来梅长苏和萧景琰又成了他俩较量的一个重点,我的学生比你的棒。


拜托两个老头所赐,萧景琰认识了梅长苏,从一班到九班跨越了八个班的「缘分」,大抵是因为在每次考试后在办公室的次次「偶遇」吧:每次他“考不好”被谢玉念的时候,夏江就会把梅长苏叫来表扬。如果名次反之,则状况相反。


 


萧景琰敲开梅长苏的门的时候,看到对方的惊讶和错愕,他淡淡一笑:


“好久不见了,梅同学。”


 


原来梦想,开花结果。


梅长苏把萧景琰迎进家门的时候,是在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三分钟以后。他把萧景琰带到客厅的时候,才发现客厅乱糟糟的程度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说是「猪窝」都是名不符其实的称赞。他手忙脚乱地把换下来的衣服,随手乱扔的杂志以及没有处理的外卖餐盒快速地分类扔进卫生间,角落和厨房,才给萧景琰在沙发上划拉了一个空位。


距离萧景琰进了屋子的时间,又过去了五分钟。高中毕业将近十三年后的重逢,刚一上来就是空白的八分钟,奥运会的闭幕式上下一届主办方的八分钟表演时间堪称黄金八分钟,而这个八分钟,有点不堪回首。


还能更糟糕吗?当然能——


当梅长苏请萧景琰坐下后,才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衣而头发乱如鸡窝。然后,他在萧景琰并不介意他洗漱换衣服的目光中,仓皇跑回了卧室。等到换衣服洗漱后,梅长苏这才神清气爽地出现在萧景琰面前。


“真是不好意思,隔了那么久才见面就让你看到这个。”梅长苏摊开手又挠了挠头,很是尴尬


“没事,这我还是能接受的。”萧景琰点点头道。


“可是,景琰同学。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了呢?”梅长苏疑惑的声音响起。


“哦,其实实不相瞒……”萧景琰这才想起他的来意并不是和梅长苏坐在这里任由诡异的气氛流动“我是View杂志的主编,今天是来催稿的。”


“嗯?你是?等等,我今天凌晨的时候不是交给战英编辑的邮箱里了嘛”梅长苏听完萧景琰的来意反而很是疑惑,他不由得从书房捧来笔电到客厅。登录邮箱看到退信的通知才发现是自己输错了地址,lie输成了iie。


“哎哟,怎么搞的?怎么发错地址了!景琰同学,真是对不起。”梅长苏熬了两夜整理图片却也真没想到自己头晕眼花至此,他满是愧疚地看向萧景琰。


“这也是你的无心之失。”萧景琰看着梅长苏说不出太多的责怪,只是特刊需要很多过审还要交给主编,我能不能用下你的电脑。不然,怕是来不及了。”


萧景琰用电脑的时候,梅长苏去楼下的便利店买来矿泉水和咖啡。回来的时候,萧景琰正在客厅背着手参观他的摄影作品。


 


学校的二楼的露台历来是午休的热门地点。一个下午,午自习的铃声已经响了好几遍可是萧景琰却还在露台上吹着风。这也不能怪他不遵守时间,高三上午刚刚结束摸底考试,下午是判卷子的时间,他今天没带钥匙,只得在学校耗到他爸妈下班回家。


平时熙熙攘攘的地方此刻只有微风,这让萧景琰不免有些困倦。他躺在角落的长椅上感觉瞌睡虫袭来,他用校服蒙住脑袋,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清闲。就在他有了天地间只有他一人的错觉的时候,他模模糊糊地听见一段话:


“你这的要当摄影师啊?”


“嗯,我梦想就是拿着摄影机拍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哈哈哈,好。以后我儿子闺女的满月照就交给你了。”


说话的声音像是梅长苏和他同班的蔺晨。两个人的声音很小,就像一片羽毛落在萧景琰的心上,很轻没有痕迹。


 


萧景琰专心致志地看着梅长苏的摄影作品,听到响动回头发现梅长苏就站在身后,于是笑道:


“你真的是个很棒的摄影师。”


 


其实我们,不是敌人。


梅长苏大二的时候,家人因为父亲的工作变动去了美国。等到梅长苏大学毕业回美国和家人团聚后,又去了纽约继续深造。等到毕业后,他成功用毕业作品得到了在一家畅销的杂志社工作机会,他的名声越来越大,直到五年前成了国家地理的摄影师。


工作到了梅长苏这里,用金钱,职位或者名声已经不能再对他的职业规划有所衡量。这些年他拿着摄影机全世界地拍拍怕,虽然实现了当初的梦想,但也让他更加思念家乡的一切,吴侬软语的乡音,小桥流水的人家。再和父母商量后,他辞职回了金陵。


虽然梅石楠已然退休在加利福尼亚的农场颐养天年,但是因着飞流仍在进行学业。曾经梅长苏自己在国内上大学到毕业已然让父母心生愧疚,所以就算父母也想回来,但那也是飞流毕业后的事情。所以梅长苏回国近半年,一直是自给自足,自己糊弄自己的状态。


萧景琰跟他不熟,却也不能坐视不管,反正也是同学现在还是同事,自然好说好说。平时他周末回家,林静会给他带好吃的点心,食为天的二哥也会经常给他准备一些好吃的东西。萧景琰偶尔会给梅长苏带一些。这让对方很是感激,但比起果腹的食物,还是萧景琰给梅长苏介绍了一位家政阿姨解了他的燃眉之急。萧景琰刚从家里搬出来的时候,也把日子过成了混日子。后来,还是他三哥看不过去给他找了钟点工,所以梅长苏的生活他还是能理解的。


吉婶是位很爽利的阿姨,她是真拿梅长苏当儿子对待,经常还给他炖锅排骨煨个汤什么的。但她也把梅长苏当儿子般地嫌弃,特别是她在搞卫生而梅长苏在一旁霍霍的时候,当收拾的速度比不上霍霍的速度,吉婶就爆发了。


那天,梅长苏又被吉婶赶了出来。他没地方去,就去了杂志社。梅长苏在杂志社从未露过面,但社内却一直有他的传说。当他终于应付完一波迷弟迷妹,当列战英帮他挡住了下一波粉丝,他才进了萧景琰的办公室。


他看着萧景琰抱着臂一直在笑,觉得有点烦,亦忍不住开口道:“你就看热闹呗?”


“要不是我让战英赶紧去救驾,你现在还进不来呢。”萧景琰看着列战英在外面一个头两个大,笑着阖上门。


“那我就请你吃饭吧,谢谢你救命之恩。”梅长苏坐在沙发上笑着说道。


两个人自此也就经常一起吃个饭,健个身或者去爬爬山。秋天的时候,两个人相约去九安山爬山,走在山涧的时候,梅长苏随口问了句「你还记得那年我们百天誓师来这里吗?」,这句话让萧景琰笑了好久。


 


高中时候,每个班级都是一个小团体。「我的班级,我来维护。」虽然中二得可以但也是满满的人情味。梅长苏和萧景琰的一二名之争依然继续,一班和九班各为其主的斗争也在继续。那天高三年级爬山登高誓师,被学业压得够呛的孩子们可算是放了风。


三班一个戴眼镜的男生先开了头在山上大喊,一时间山间是热闹了,各种大喊五花八门。老师们也不阻拦,就想让孩子们闹一闹放松身心。后来一班,五班还有九班就各自为本班的学霸加油助威。霓凰那天感冒没有参加,霓凰他们五班喊了几句也就不再继续,就变成了一班和九班的为萧景琰和梅长苏的声援,都颇有些不服输的感觉。这后来霓凰知道了,笑着对萧景琰直言「幸好,我没去。」。


 


“景琰,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没把你当敌人。真的,我是说真的。”梅长苏他们在半途休息的时候,他接过萧景琰递过来的水,特别认真地说道。


 


还记得吗,年少的梦。


梅长苏冲进萧景琰办公室的时候,气势汹汹。而萧景琰对此只是颇为淡定,继续看着稿件。梅长苏终是忍不住气愤,摁住萧景琰的文件,强压着怒火说了一句:


“为什么?”


萧景琰终是抬起头来,他把钢笔扣上,然后看着梅长苏说道“暂押稿件,并不是舍弃。”


“这稿件怎么了?”梅长苏口气缓了缓,在萧景琰对面坐下问道“为什么要暂押?”


“如今大气污染严重,这个雾霾天气的照片确实发人深省,虽然是图片倒也真的是针砭时弊。”萧景琰淡淡地说道。


“那为什么要暂缓?”梅长苏紧接着问,毫不退让。


“这是总编和大家开会研究的决定。”萧景琰顿了顿“正值政.府.工作会议期间,这个很敏感。大气环境牵扯的太多了……”


“View杂志以时事热点话题标榜自己的刊物,如今怎么畏手畏脚起来?这和别的杂志社又有何区别?”


“因为上层建筑,就放任社会现状不管?这种态度我还真的不敢苟同呢。”


“景琰,你是不是也同意了他们的决定?”


“我……”萧景琰有点语塞,刚要说话却被梅长苏打断。


“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还记得你当初的梦想吗?”梅长苏说着就往外走。


梅长苏走后,萧景琰有点郁郁,他在办公室呆了半天才走出去想透透气。可是却在茶水间听到了大家的讨论,说是梅长苏直接去了总编的办公室。萧景琰大惊失色,赶紧跑上了三楼。萧景琰进去的时候,倒是没有剑拔弩张的画面。他正不知道是退是进的时候,言阙叫他进来坐下。


他依言而行,只听梅长苏和言阙你来我往的讨论。等到最后还是言阙落下阵来,道:


“梅先生,你说的对。我确实忘记了媒体的操守就是要敢于发声,而新闻的价值就是求真务实。”言阙摇了摇头“景琰,我早就应该听你说的。跟他们说吧,这期要把梅先生的作品放进去。”


这下倒换梅长苏愣在原地了。


萧景琰回到办公室里,跟大家交代总编的最新指示。等到忙到傍晚,才发现梅长苏还等在外面。两个人就上了顶楼的平台。


“景琰,对不起。我今天误会了你。”梅长苏踌躇地开口。


“你没误会什么,是我的错。”萧景琰握着栏杆“虽然,我反对。但是我最终还是同意了大家的决定,甚至对你亲口说出了违心的话。”萧景琰回头看着梅长苏,若有所思道。


“这你也是没办法。”梅长苏迟疑开口。


“是,没办法。我都快忘了自己为什么要学习新闻了。”萧景琰摇了摇头。梅长苏所言确实戳中了他的内心


 


一次段考,萧景琰得了第一。时值期中前后,校领导便让萧景琰去学校电台作报告,激励激励学弟学妹,也分享自己的经验。萧景琰做了篇我的梦想的报告,「我有一个梦想」他以马丁路德金最著名的演讲题目作为开头,谈了自己的梦想。虽然没有马丁路德金的意义那般重大,传播广泛而深远。但是,还是在学校里掀起了话题。


学生们说景琰学长的声音真好听,老师们说景琰这孩子的思想很深刻。但是萧景琰只知道,这是自己的梦想。他爸一直希望他读商科,家里的小公司再小也是一份事业传承。父亲总是希望他能和几个哥哥一起将公司发扬光大,成为家族企业。后来还是他大哥说就让景琰去追逐自己的梦吧,他这才能够在志愿上写了传媒大学的新闻系。做一名新闻工作者,一直是他的梦想。


 


“明天周五你能不能请假,我们回高中看看老师吧。”梅长苏看着落寞的萧景琰终是提议道。


 


你的秘密,真的有我。


萧景琰和梅长苏在第二天去了学校,在梅长苏记忆中的学校早已大变模样。夏江和谢玉早已经不再教课,两个人一个成了校长一个成了书记,相互制衡也没有什么竞争的意思。萧景琰后来毕业后每年总要回来看看老师,但是因着梅长苏不在场,两个老头也斗不起来法。这次两个人一起出现在老师面前,可算是让他们有了理由再互相比一比。


晚饭是在学校的食堂吃的,正值周末除了值班的蒙挚师傅和他们,食堂里也没有了人。饭吃到一半,两个老师带着两个学生也就拧开了酒瓶喝了起来,就着当年的趣事说得起劲。中途的时候,萧景琰起身接了个电话。夏江和谢玉已经喝得有点多,两个人迷迷糊糊地又杠了上来,


“我,告诉你。老夏!”谢玉大着舌头说道“我们班的景琰和你们班的长苏比,就是好。”


“你,你少给我说,说这些没用的。高考俩人是同分,就,就是打平了。”夏江也结结巴巴地说道。


“可是我们景琰,就是,是优秀。不然,这小子干嘛写情书给我们班景琰……”谢玉指着梅长苏,道“要不是怕传出来影响他们学习,我早就,就跟你说了。”


梅长苏端着酒杯的手抖了抖。


“你这小子,当时我,我不让你毕业以后再说吗?看吧,让人谢,谢老师抓住把柄了吧。”夏江是真的喝多了


瞒了多时的秘密突然破土而出,梅长苏尴尬极了。他更尴尬地是听到蒙挚的声音响起“诶,同学。你怎么在外面站着,不进去呀。”


他回头,看见萧景琰不知道在门外站了多久,又听到了多少、


两个人给各自的师母打了电话,因着学校后面就是家属楼,师母们很快赶来带走了喝得不省人事的两个老师。等到两个人真正走在校园里,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在操场旁的林荫小道上,萧景琰先开了口:


“我高考的时候在本校考的,可是我爸却以为我在三中考的。高考结束那天他自告奋勇来接我,却跑错了考场。我在值班室等他,等到考场戒严结束后他还是堵在路上,那天是个周五嘛。”萧景琰回头笑着对梅长苏说道。


“我等着他不来,值班室的大爷就说孩子你就上楼去看看吧。你毕业了以后就没有机会坐在你原来的教室了。我一想也是这个道理,我就去了。从九班开始到一班,每个班我都走了一遍。我们的教室都没有做考场,我就扫了扫地关了关窗户擦了擦黑板,鼻子有点酸酸的,因为我知道那是一个阶段的结束。”萧景琰接着说道。


“后来,在一班。我看到了一张课桌上用铅笔写着「景琰同学,高考加油。还有,我真的喜欢你。我想,这就是爱吧。」……”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的眼睛回忆道,他能觉察出梅长苏瞬间的僵直和慌张“我当时直觉是一个人写的,可是又不敢确定。可是只有他这么叫我呀,不是萧景琰,也不是景琰,就是景琰同学。”萧景琰说完耸耸肩,正欲扭头就被梅长苏叫住。


“景,景琰……”


“梅同学,你知道他是谁吗?”萧景琰弯了弯嘴角问道。


“我,我……”看着萧景琰嘴角的笑,梅长苏突然没有那么紧张了。


 


两个人在校园里的大树下,坐着。


本来两个人之间隔着两三个人的距离,却禁不住梅长苏悄悄地移动,两个人最后只剩下了半个人的距离。萧景琰察觉到梅长苏的意图,笑意渐深。可是谁也没开口说话,直到梅长苏打破沉默:


“我说过,我是真的没有把你当对手。每次成绩放榜后是我最期待的了,因为我可以被叫到办公室了。”


“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就觉得暗恋就好。高三模拟后,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说写封情书吧,还被老夏看见了。好不容易写了第二封却石沉大海,我让蔺晨帮我打听去。可他回来说那些天你都没来。我去你的信箱看了看,信也没了。我以为是被人当废纸收走了,今天才知道是谢老师拿走了。”


“后来我就想算了吧,我在桌子上留下一句话和青春作别。然后高考,上大学,去美国。三十岁的时候,我随着国家科考队去南极拍摄差点回不来,当时我就想着我这辈子唯一一场暗恋就这么无疾而终,要是就这么死了那我他妈是不是太冤了?回美后我就辞了职回国。别人都认为我是Homesick,我承认。但是我心底有一个声音我不想就这么算了。”


“那你回来了,准备怎么办呢?”萧景琰突然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留在金陵?”


“当时没想那么多,只觉得至少是回来了。我记得你说的梦想,所以我也找了份杂志社的工作,后来你不是就送上门了。”


萧景琰从没想过,十八岁时关于梦想的发言稿就这么被人牢牢记住,就好像他无意间听到了梅长苏的梦想,他以为自己忘了却从没忘记。原来有些事情,早有答案了。有些缘分,早就开始了。


梅长苏低着头,没有言语。蓦地,他听到了萧景琰的声音:


“那你现在是认真的吗?还想开始吗?”


他抬起头来却看到萧景琰快速地低下头,脸上爬上可疑的红晕。


萧景琰没有等来梅长苏的答案,而是感受到一个吻轻轻地落在脸颊上。


“景琰啊,我终于等到了。”他听见梅长苏在他的耳畔轻轻说道。


 


 


*兜兜转转,有的时候也是缘分。


*Dreaming,梦想进行时。

评论

热度(164)

  1. 婧姝suli酱酱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