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姝

努力那么久,到头却是一场空

【季白拉郎】防不胜防 01

阿穿用生命刷淘宝:

季白和片警的拉郎
本来很纠结片警的名字,后来想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他是一个“林从”或者也是“从林”中的一个,所以,他叫林丛
慢热 沉闷 无差 

—————————————————————————

防不胜防 01
 
孤独感就如同垃圾箱里燃起的火焰,是他借以取暖的东西。
——迈克尔·康奈利《最后的郊狼》
 
 “三哥,要不是我认识你那么多年,我真以为你这次借调是因为许诩。”赵寒半个屁股坐在沙发扶手上,看着季白往行李箱里塞东西。
季白淡淡扫他一眼,没说什么,他收拾东西的速度极快,看一眼就知道要不要带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他这个人做什么事都这样,办案干脆利落,申请借调也是说走就走。
“你也真狠得下心抛弃我们这些兄弟。”赵寒撇了撇嘴,“是谁说的,我的人怎么出去怎么回来,人都回来了没错,你自己怎么倒要跑了呢?”
“以后这句话留给你自己说。”季白拖着箱子从他身边走过,顺手拍了拍他的肩。
“那我们西南人民的安全呢?你也不管了?”赵寒站起来,跟在他身后慢悠悠走出去。
“这不是还有你们吗?”季白站在门口,耐心地等他出来锁门,“再说了,我又不是辞职不干了,你以为我去S市是度假的吗?”
赵寒挑了挑眉,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发声就被季白一瞪眼,“闭嘴!不许唱歌!”
赵寒乖乖噤声,无辜地看着季白。
季白望了远处一眼再转回头看他,拍了拍他的肩,低声说,“战场就是战场,和地点没关系。”
S市或L市,都是一样的。
 
飞机平稳地进入平流层,季白看着外面白云朵朵有些走神。
这次借调虽然是他自己申请的,但真正提出的人却是战厅。
“你总要把自己当人看。”他意味深长地重复了一遍。
要把自己当人看,就要保留人的情绪,失去挚友的痛苦,常年加班的疲惫,以及侦破一件大案后的空虚感,这些都是人的情绪,他季白能克制却不能免俗。
“换个环境,调整调整也学习学习,再回来当战神。”战厅拍了拍他的肩,“时间还长得很啊。”
是啊,人生那样长,借调短短几个月一转眼就过去了,等许多年后回头看,也就是长跑路上喘口气的时间。
但这点时间在此刻也许足够抚平一些意外的情绪。
即便他不需要,可能许诩也需要。
再像小怪物的女孩也终究是个女孩,和十年前的小叶子没什么差别,在他往后退一步的时候,同样失望而隐忍。
十年前他错过小叶子是觉得彼此志向不同,十年后他错过明明目标一致的许诩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可能他已经习惯了在任何情绪发生时都往后退一步冷静察看,而对于爱情来说,这种冷静,这种后退,往往是致命的。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才是一个机器怪物。
季白漠然地看了一眼窗外,戴上了眼罩。
 
S市作为国家的经济中心,超大城市,聚集着两千多万人口,比起L市要繁华得多。这个城市的生活节奏与其发展速度一致,每个人仿佛都疲于奔命,却又个个有条不紊,忙而不乱,是一种矛盾且机械的疲惫与挣扎。
而这些忙碌与疲惫带来效率和迅速的发展,让每个初来乍到的异乡人对这座庞大城市都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季白却没来得及好好感受这座城市就已经跟上节奏忙碌了起来,他来S市著名的刑警总队报道的第三天就赶上了命案。
环卫工人在清晨打扫时发现的尸体,附近就是一条酒吧街,人员复杂流动性大,抢劫,情杀,斗殴,皆有可能。
虽说流程都一样,但毕竟是初来乍到,首次带队,季白十分谨慎。也许是看出了他的谨慎,也可能是知道了他是刚借调过来的,当地辖区的派出所十分有眼色地派了个熟悉环境和情况的警员配合他们工作。
年轻的警员向他敬了个礼,“你好,我是林丛。” 
这是季白和林丛的第一次见面。
 
林丛第一眼看到季白就觉得这个人有些高冷。不过刑警嘛,高冷点也是正常的。
季白说话简洁得很,基本没有多余的话,甚至连眼神都不肯浪费,目光所到之处都是关注点。他整个人像一把出鞘的利刃,又锋利又闪亮,给人感觉干练得很,却又明晃晃得有点生人勿进的意思。
那天他们踏进了这条街上的每一个酒吧,基本就是林丛在问话,季白和另一个叫韩良的刑警在旁默不作声地听,林丛最初有些心虚,但想着如果漏了什么他们自然会补充干脆就放开了,只管问他能想到的所有细节。
出去后,他有些不好意思,“我是不是问太多了?”
季白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你做得很好。”眼神没什么鼓励的暖意却让人觉得十分真实,好像他不是在夸他而是陈述事实。
然后这事就和林丛没了关系,后来韩良又来问了一次情况,再后来就说是案子破了,前后也就三天时间。
消息传来时,所里的师兄咂了下嘴,“不愧是西南刑警总队的战神。”
林丛想起那个高冷的季队,眨了眨眼睛,重新盯住了电脑上的文档。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大概没过一周,他又遇上了季白。
这次不是在他们派出所的辖区 ,他晚上加班结束,去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便当,没想到刚踏进去就看到季白在买烟,于是客气地打了个招呼,“季队,你怎么在这儿?”他怕季白不记得他是谁,刚想要自我介绍一下,“我是……”
“林警官。”季白打断他,没和他寒暄,直接用眼神示意了个方向,“那边小区有点事,我们刚处理完。”
一般要出动刑警的事通常都不会是好事,也不能在外宣扬,林丛点点头,“辛苦了,季队。”
季白嘴角微微扬起,很小的一个弧度却让整个人都柔软了几分,“你也辛苦了。”他扫了他一眼,一看就是刚下班的疲惫样子,但这种日常的辛苦也没什么可说,“我先走了,再见。”
林丛与他道别,然后发现便利店的便当都卖完了,只能回家煮面。
面条吃到一半,他妈打电话过来,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最后话题又归结在“你难道要做一辈子片警吗?”
这问题他被问了太多次,他妈妈也知道这样问他根本没有用,最后在唉声叹气中挂了电话。
林丛戳了戳已经糊掉的面,苦笑了一下,收拾了碗筷。
 
林丛的工作一向很忙,从调节邻里关系到查户口,宣传防盗,大部分的事情都十分琐碎而辛苦。相比起刑警们目标性极强的工作,基层民警的工作无序而繁杂,有时会给人一种无事忙的错觉。林丛却对这份工作情有独钟,毫无怨言,甚至还愿意体谅其他同事主动值班加班。
说实话,二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愿意这样热情地投身于这份工作,领导都有些意外。但他也不多话,被夸奖了最多也就笑笑,继续埋头苦干,低调又勤奋。
这周六又轮到他值班,下午五六点接到报警电话说某购物广场有人斗殴,急匆匆过去处理,原是因为餐厅排队等位时的摩擦,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等警察来了却又都怂了。他费了一番唇舌进行思想教育后正要收工回去,却见到有人站在不远处平静地看着他,像是在等他。
他眯了眯眼睛,认出来,那人竟然是季白。
“季队,这么巧。”他绝对没想到季白会出现在购物中心这种地方。
“降温了,没带多少衣服过来,就来买几件。”季白简短地解释了下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林丛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提的购物袋,想顺口说两句天气,季白却没给他机会,已经继续说下去。
“本来想下来随便吃个饭,没想到遇上你了。一起吗?”
“可惜了,我在值班。”林丛摇摇头,“还得赶紧赶回去呢。”
季白点点头,“那你先忙。”
两人道别,不知为何林丛悄悄松了一口气,又有些怅然若失。如果和季白一起吃饭,大概对着一张冷漠脸会影响食欲,可是和西南警队传奇一起吃饭的机会错过了又有点可惜。
他回到派出所,其他值班的同事先去吃饭,他表示不饿打算等一下再去,对着电脑发了会儿呆。
结果不到半小时,季白突然出现,还拎了一大袋的外卖盒,看到他惊愕的眼神,竟然对他笑了笑,“本来想找你陪我吃饭,既然你在值班,我就只好自己过来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完完整整地展开一个笑容,身上那股生人勿进的味道瞬间消散。
“我多买了点,你的同事呢?”
“他们吃饭去了。”林丛带他去会议室,“不用管他们,给他们留点就行。”
季白点点头,跟着他过去。
他们在会议室简单地铺开了打包盒。
季白吃饭的样子和林丛想象的不大一样,他并不冷漠,对食物表现出了相当的热情,和林丛以及大部分同事一样有迅速吃饭的职业习惯,但却又仿佛迅速得很从容,林丛简直觉得这个人做什么事大概都是这么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模样,隐藏的控制狂。
所以当季白骤然露出一个带点狡黠的笑时,林丛猛地呛了一口,人设崩了,他边咳边想,说好的高冷和控制狂呢?
季白有点好笑地看着他,友好地递了张纸巾给他,“怎么了?”
他总不能说是被他的表情吓到了,只能捂着嘴摇头。
季白一挑眉,没再追问,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气定神闲地看着他,“你应该猜出来了,我过来找你吃饭是有求于你。”
“季队太客气了,”林丛终于咳完了,用纸巾擦了擦嘴,“有什么事能帮上忙的你尽管说。”
“我想找你做向导。”季白没客气,开门见山地说,“我刚借调过来,对这里不大熟悉,需要一个了解这个城市的人帮我介绍介绍。”他这个请求提得有些突兀,他自己也知道,但他需要一个无比了解这个城市的人帮助他迅速地理解这个城市的每一个面貌,他始终觉得一个对城市不了解的异客往往容易错过重要细节,而对他来说,不了解带来的不可控是不可接受的。和林丛那次短短的合作让他印象深刻,作为基层民警,林丛对这座城市的熟悉和敏感度甚至超过了刑警们。而不同时段的两次偶遇让他坚定了这个想法,林丛可能是熟悉这城市各个时间段的各种情况的人,他旁观了一会儿他处理工作,觉得他比他想象的更有经验,于是果断下了决心。
林丛当然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暗自腹诽,你怎么不找你的队员,但也不好拒绝,“当然没问题,不过你也看到了,我们基层民警真没多少空闲时间。”
季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仿佛是要看透他的真实想法,林丛顿时觉得一凛,大概这就是刑警特有的压迫感。
但很快季白就放过了他,避重就轻地说,“那好,有时间的时候我找你,或者你找我。”
林丛只能点点头,“好。”
他们交换了电话号码,季白匆匆离去。林丛看着一桌的饭盒,有点莫名,但也不觉得勉强,反而有点空茫地眨了眨眼睛。

评论

热度(336)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阿穿用生命刷淘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