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姝

努力那么久,到头却是一场空

【苏靖】其止尽处不可知 0

活泼的马六甲:

其止尽处不可知


楔子


梧桐川的水,在月光下泛着粼粼波光,欢快地奔流向远处。黝黑的山间小路里,两只小狐狸躲在矮树丛之后,偷偷看着那棵大樱树下正在熬煮些什么的青衫客。


“好香,阿诚,我肚子好饿。”


“嘘,小少爷,被发现了要被抓去熬汤喝的。”


“阿诚的肚子不也咕噜咕噜地叫吗?”


“还不是因为小少爷没吃晚饭就跑丢了。”


那青衫客忽然轻轻一笑,眼如弯月,他轻轻搅弄面前那口小锅里的汤水,雪白的团子随着长柄勺上下翻动,偶有一两片飘零的花瓣落入水中,他倒也不介意。


“那边的两个小家伙,不介意的话,过来喝一碗汤吧。”


那身形颀长的青衣男子随手摘了一片叶子,在双手中轻轻一握,一只玲珑剔透的碧玉小碗便出现在手中,他盛了两个丸子一勺汤到碗里,向着两只小狐狸藏身之处挥了挥手。


“来吧,很好吃的白如玉。”


到底还是没能抵挡住诱惑,两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儿手拉着手从树丛后跑了出来。汤水的香味越发浓厚,青衣男子又摘了一片叶子,如法炮制,两个小孩各接了一碗,欢天喜地地吃了起来。男子看着两个可爱的孩子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大哥哥,你为什么这么晚还在山里?你不怕妖怪吗?”看起来年纪稍长的男孩子终于想起除了吃之外还有更重要的问题,“顺便说一下,我们可不是妖怪哦。”


青衫客努力憋住笑容,克制住想去揉弄那两对狐狸耳朵的心情,大概和小孩子说话的缘故,青衫客的语调也带着一点软糯,“因为银雪只有晚上才能抓到呀,不抓到就没法做好吃的白如玉了。”


“我知道我知道!银雪是一种晚上会发光的小鱼儿,白天是看不见它的!”另一个小孩儿得意地插话进来,“大哥和我说过,是非常好吃的小鱼儿,大哥哥,我可以再来一碗吗?”


小小的狐狸耳朵转动着,一副讨好的模样,青衫客笑得眯起了眼眸,“可以。不过——”他抬起头,向着樱树上的暗影之处喊话,“——景琰,你再闹别扭,白如玉可就吃完了。”


两个小孩子好奇地抬头向上看去,却见那月色缭绕,花影绰约,一人倚靠在树杈之上,暗影之中看不见他的面容,却有一条长而蓬松的尾巴垂了下来。听见叫喊声,那人轻轻翻落在地,在围炉旁盘腿而坐,丝毫不在意雪白的衣摆沾染泥土。他随手将披散的长发挽起来,头顶竟然也生着一对狐耳。


小孩子们顿时惊喜又亲切地“狐仙”、“狐美人”地叫嚷起来,那“美人”眉分八彩,目若朗星,“谁是美人?”他一开口声音低沉,一听便是一位男子。


“男狐狸长大了也叫做美人啊。”两个小男孩理直气壮,“我从来没在族里见过你,你是野生的吗?”


青衫客一口茶喷了出来,得了“狐美人”一个巨大的白眼,他悠悠地将一口丸子吃下去,这才沉声回答,“我不是狐狸。”


“那你为什么有耳朵?”


“当狐狸有什么不好?我觉得狐狸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动物了!”


“所以你长了这么大为什么还不能完全变身成人类?是不是你的法术很差劲?”


“你是和人类结交了吗?男狐狸也会和人类结交吗?”


“……”


“……”


小孩子们的问题一波一波地涌来,狐美人只得埋头于碗,一心吃丸子,假装什么都听不见;还是青衫客出手解救了他。


“好啦,孩子们,很晚了,你们该回家了。”青衣男子从衣襟里摸出一颗红果子,放在手上轻轻摇动,却见那红果子膨胀开来,中间一点荧光,他随手折一根细枝,将红果子灯笼挂在树枝顶端,交在了小孩子的手里,“点着这盏灯笼,马上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小孩子这才想起正事,赶紧礼貌乖巧地谢了又谢,这才拿了灯笼转身离去。那灯笼萤火虽弱,却清晰地照出前方一条蜿蜒小径,两个小孩子的身影消失在树丛中,声音还慢慢飘散过来。


“阿诚,你说我以后也能变成狐美人吗?”


“能,小少爷你长大以后一定是大美人。”


童音渐远,夜色转浓,风起花落,青衫客站在月下,在那光芒之中,他向身旁的人伸出手来。


“景琰,我们走吧。”

评论

热度(79)

  1. 婧姝活泼的马六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