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姝

努力那么久,到头却是一场空

【殊琰】向来痴(1) 部分abo设定

竹马成双:

§ 我生之后,逢此百罹 §


时值春猎。


看着枝叶间影影绰绰露出的月光,林殊不由眯了眯眼,诧异地来回望了几次。这确实是刚才他到的地方,然而一步之间……从艳阳高照到明月清霜,世间神异鬼怪,不过如此。


赤焰少帅满不在乎地笑笑,顺着记忆中营地的方向走去。


却是有灯火。


兵甲林立,戒备森严。但跟早上的布局,绝不相同。林殊留了心,悄悄绕道往原本自己帐子所在的地方过去。果然有人,而且是熟人。他运气不错,人在帐外,不过是喊一声的事。


权衡一番,林殊从阴影中走出去,对面的人立刻警觉。


“蒙大哥,是我。”


“这……小、小殊?!”竟然失声惊叫出来。


反应这么大,那就确实有问题了……林殊心里琢磨,面上却不显,只道:“当然是我。”


蒙挚看到他的一瞬,脑子里闪过千般念头,冷汗涔涔而下。最后想到梅长苏,才终于镇定下来。世间多奇异之事,若然有通天的能耐,找一个和林殊十成十像的人出来,也不是不可能。


“哦,小殊啊……”本想若无其事试探一番,然而他本来不是善于言辞之人,二来跟林殊交情虽好,却不是多么亲近熟悉,若是有备而来,把他糊弄过去时一点儿不错的。因此一句话也就噎在喉咙里,没了下文。


林殊看得好笑,道:“你这是怎么了?我不过出去久了点,竟然好像不认识我了一样。”又故意问一句,“不是景琰住这里么?他人呢?”


蒙挚哪里答得上来,听他问萧景琰,越发感觉这个林殊有问题,看来是冲新帝来的。毕竟梅长苏的真实身份着实骇人,想来布局之人尚不知道这个情况。想着反正萧景琰已经回宫了,便说了实话:“朝中有事,陛下先行起驾回宫。”


哪想对方居然道:“蒙大哥,我是问景琰,不是问陛下。”


林殊见他错愕,思及前语,也讶然:“你说景琰……可不是景禹哥哥……”


蒙挚更糊涂,萧景禹这都身故多少年了,就是深山老林世外不通之处也该知道了,怎么这个林殊如此奇怪?难不成是故意编故事的?就警惕起来。


他不答话不反驳,等于是默认。林殊眉头紧锁,萧景琰居然当了皇帝……他这一步颠倒日月,恐怕是天翻地覆。而且蒙挚似对他有戒备之心……他心沉了沉,只当情况不妙,也暗自注意。面上却故意笑道:“蒙大哥,你作弄不来人,就别骗我了。我不过放马走得远了些,怎么回来景禹哥哥就换了景琰。他那个性子,你编也该换个人。”


“放马走得远了些?可是……可是……”蒙挚听他说得真切,一时也找不出哪里不对,可是了半天也没可是出来,干脆明着把话说了。“放下兵刃束手就擒,我带你回京面见陛下。”


一面想这背后之人可真是高明,整个林殊出来,他们明知道是假的也还得带回去给萧景琰过过目。况且,像是真的像,他几乎觉得,如果林殊没有出事,再长几年,就该是这个样子。


林殊听到这话,心中猜测已然补完成型,冷冷一笑,道:“蒙大哥,无论到了什么地步,我也不会害景琰的。你若还不放心,大可封了我的内力。”解了佩剑丢到地上。


蒙挚也不跟他含糊,缴械封穴熟练迅速。待遇倒没亏着他,礼遇有加。第二天一大早上路回城,午后便至。


这个小子倒真是镇定,蒙挚本来算是押人的,结果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反而像护送的。面圣之前他还有闲心换了甲胄洗去风尘,毫不慌乱。逛皇宫更熟门熟路如同逛自己家一般……这一点让蒙挚疑惑起来,任是怎么伪装怎么手眼通天,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还能有皇城图纸给他背熟。否则所谋之事,只能用惊天来形容。俄而他又笑自己,都弄出一个林殊来骗萧景琰了,除了江山天下,还能求什么呢?


好在梅长苏是回来了,不然……蒙挚拍拍脑袋,果然这脑子是不太灵光,如果梅长苏没回来,萧景琰不过还是个不受重视的郡王,何以至此?


但他还是少想了一层。能这样惟妙惟肖“装”出一个林殊,所费时间心力,必定早已开始,哪里可能单单只为迷惑萧景琰。


新登基的梁帝神色冷漠地打量面前这个“故人”。一点没变,和记忆中林殊的样子分毫不差。只是更高了些,眉眼间稚意褪却,仍然明亮疏朗。


林殊也看着他,看着这个玄裳帝衮、黼黻龙纹的萧景琰。帝王装束很适合他,到了这时候,林殊还漫不经心地回想了一下。急红眼的几次不是没想过走险路,左右老皇帝不是一个儿子,都是龙子凤孙,萧景禹当是当,萧景琰当自然也是当。


可是林燮林元帅素来忠君尽诚,一眼瞧出了自己这个儿子心里打得什么主意,惊得当场摔了茶盏:“林殊我告诉你!人家两个才是亲兄弟!长兄如父!”


林殊混不在意,眼睛亮得瘆人,刀子一样利:“我们还是表兄弟呢。”


“你你你,”林燮气得直拍桌子,“这种事你想都不要想!给我滚去跪祠堂,天黑前不准起来!”


“遵命。”从小疾言厉色惯了,跪祠堂对林殊就是家常便饭,天黑以后照例人就不见了,林府也不找,铁定是跑去靖王府。


晚上抱着萧景琰,揉够了一层层剥衣服,心里却想着有一天这个人穿了那身纁玄天子服,会是个什么光景。


威仪端庄,其贵难言……就像现在这样。


他不由笑了笑,依稀还是金陵草木春繁的年少,白马涉水而来。


他唯一有一句话是真心的,无论到了什么地步,他都不会去动萧景琰。


而萧景琰呢……林殊在心里告诉自己,那都是应该的。假若他真的同萧景禹翻脸,萧景琰到底是皇长兄一手养大的亲弟弟,姓萧。


但见礼的那声“陛下”终究掩饰不过心里这点惨淡。


梁帝便给惊着了,神情不定地望着他。梅长苏那时候大抵也是如此,太像了,像得和真的一样。只除了样貌——


心里那点儿不对劲总算给反应过来,不对,不是装出来的林殊,年龄对不上。一个二十几岁的林殊,谁会信呢?必然要问只有互相才知道的事。若然有假,这一问哪里还能瞒得过去?能费如此大心力之人,不会用这种蠢到家的方法。


“小殊,”梁帝上前几步,低声道,“你告诉我,林家祠堂第二排第三位,第三排第八位,还有最角落里的,都是谁?”


林殊心知这是要确认身份,当下一一答过。他以前和萧景琰一起被罚,就会拿这些解闷。当然林燮是不敢让七皇子跪他家祠堂的,说是罚不如说是看管林殊,不让他偷懒。可惜林元帅信任七皇子性情耿直不假,却也没料到萧景琰虽然不让林殊起来,但热了打扇渴了递茶馋了还给点心吃,照样滋润得很。


对面得了确认,梁帝既惊愕又欣喜,脑子里一片混乱,更往前一步站住仔仔细细打量。


林殊心里稍稍安慰些,他们也终究是二十几年的情份,不管后来发生了什么,萧景琰乍见现在的他,多少都会有怀念——他也瞧出梁帝如今是要到萧景禹当时的年纪了。


“小殊……你……”心里也是乱糟糟的,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林殊歪头一笑:“怎么你们一个两个,都像不认识我了一样。蒙大哥还要我解剑束手,押解回京。”


果然萧景琰听了立刻就说:“蒙大统领,你解开小殊的内力吧。”倒真的很信任他,敢放林殊百无禁忌地在身边呆着。


蒙挚看他俩一问一答,忽然就要解开这个林殊的内力,不由瞠目结舌。“这,陛下,这可……”


“是小殊,你怕什么。”梁帝加重语气。


蒙挚只好照办。幸而之前那些夺嫡啊平乱啊的事见多了,脑子里总算存了点儿意识,忽然反应过来,萧景琰这是说,确实是小殊。


“小小小、小殊?!你真是小殊!”冲上去一个大力拥抱,拍着背激动万分。


林殊被他乍然举动拍得胸闷气短,连忙挣脱:“是我是我,蒙大哥,这是怎么了?”明知故问,演得真真的。


但看在另外两个人眼里,这就纯然是一个往日的、没有赤焰惨案、没有梅长苏的林殊。


蒙挚想起来那句奇怪的“可不是景禹哥哥”,这会儿晓得是祁王继位了。老天有眼,或许另一个世界,一切都好。


梁帝道:“大统领只是不敢信,你这样的年纪,只以为是什么人装的。”


林殊这回讲实话:“其实我也不敢信——我不过是春猎的时候走得远了些,一步踏出去,好好的艳阳天就成了晚上。幸好遇见蒙大哥。”


跟萧景琰估计的差不多。


于是当务之急就成了两个:一是怎么把林殊给弄回去,二是瞒着他,不让他知晓这边曾经发生的惨烈酷事。


林殊呢,也有两件事:一是回去,二是搞清楚,他二十四岁以后发生了什么。既然老天让他走这一遭,若是能继续活下去,自然最好——他看蒙挚和萧景琰的反应,早瞧出来,这时候他恐怕是个只活在他们记忆中的人了。


三个人,两样心思,正待你来我往再摸一摸情况。殿外宫人低呼跟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扑进来。


“父皇!”抬起头,神情有些怏怏,是个明眸皓齿的小女孩儿,拽着梁帝的袖子撒娇:“您昨天答应来陪我玩儿!”


真是来得正好。


梁帝摸了摸她的小脸,把她牵到林殊身前:“你跟这个哥哥一起玩儿好不好?父皇和大统领有事情要商量,一会儿再来陪你。”同一个理由,再说一遍,就这么把人塞给了林殊。


说不介意那是假的,林殊牵着她,听宫人左一声“陛下起驾”,右一声“帝姬您小心些”,心里咕嘟咕嘟像一锅醋烧开了,直冒泡泡。


是了是了,如今萧景琰天子之尊,自然要迎娶正宫皇后,母仪天下。多的妃子他都不敢去想,怕一个激动干出点儿什么事儿。旁边这还有个女儿呢。


林殊低头看就这么被父皇丢下的小公主,傻乎乎地好像还没反应过劲儿。心里一软,索性把她抱起来坐到榻上。


这一抱沉甸甸的,林殊开了锅的脑子终于给压得回神——不对,哪里都不对。再一点一点看小公主。


她的脸颊是朝日的霞光点染,眼眸漆黑胜过番邦进贡最名贵的墨玉,雪做成肌肤,柳枝抽成血脉,头发挨在下巴上,像茸茸的春草。一点痒,心里却是苏生的喜悦,柔软又静谧。


小帝姬不爱说话,却也不怕生,偎在怀里仰头瞧他,神情和萧景琰小时候一模一样。


林殊抬手碰了碰她的脸,心想,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也没有什么怨恨。这也不是成王败寇各安天命,他们兄弟之间本来没有嫌隙。除却那些避不开躲不过的争斗,逢年过节一大家子人仍然能如以前一般亲热快活。感情都是真的,他们既分得清,下手却也不留情。


“你叫什么名字?”林殊故意逗她,旁边的宫人见他这样无礼地一直抱着帝姬,本想上前喝阻,却被留下来的、陛下身边新晋的得力总管高澜公公横了一眼。立时退到一旁,不敢妄动。


小帝姬又望了他一眼,才答:“新庭。”


林殊道:“景琰怎么给你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封号呢?”


她摇摇头,解释道:“木生于庭,春色如新。不是父皇起的。”庵里的师父师姐们倒是都很喜欢她的名字。


“没有封号?”林殊奇道,“你多大了?”


“十三。”新庭道,又给他说:“帝姬十七岁才有封号。”


“帝姬?”林殊皱眉,这就是不对。这才几年的工夫,连祖制都能变?“十七岁得封号,那是不是还得开府搬出去?”


小帝姬点点头。


“那你是不是还得继承这大梁江山,当位女皇?”


他本是调侃,却没想新庭缩在他怀里想了一阵,然后道:“皇长女按顺序是要最先继位。”


林殊哑然,这绝不是他来的那个世界,辅政长公主或许有,继位之事,闻所未闻。一时间,他对自己的揣测忽然有些拿捏不准,在他那边,萧景琰至今没有子嗣,更别提新庭这么大的女儿。究竟是如何,这里这个萧景琰才会登基称帝,冕旒加身?他和萧景禹,又是得了什么样的结局?


他一面思索,一面应对新庭反过来的提问。


“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林殊刮了下她鼻子,笑嘻嘻地答:“我只说一遍,你可记好啦。赤焰少帅,林殊。”心中暗忖,果然,新庭并不认识他。


小帝姬吃了一惊,瞪圆了眼睛,伸手去摸他脸:“你是林殊?”


“那我还能是谁?”年轻的少帅道,“一只鬼吗?”笑吟吟的模样。


新庭却吓了一跳,脸色发白,林殊看在眼里,心思又转起来,果然他是死了……但新庭十三岁也不认得他,以他和萧景琰的关系,就算孩子小时候记不得人,算下来这边他最多也不过活了二十二三。和他自己的年纪对不上,不过这两处地方如此相同又如此不同,什么都说不好。


只是,以这边来看,这倒不像是和萧景禹最后翻了脸……总归是有那么多年情分,不到最后地步,他相信他自己和萧景禹都不会刀兵相向。仁德君主,忠义将帅,一开始……他讽刺一笑,这样的家,这样的天下,哪里容得了什么一开始。情不情愿,最后都是被推着往前走。


祁王当太子之时,林家是助力臂膀,可新帝继位,外戚之乱历朝屡见。


萧景禹并非幼主,也非无能,可这外戚若是手握重兵,一呼百应,还有同样割据一方的异姓王与之联姻,又同另一位年幼皇子交好呢?


萧景禹不动,忧心社稷的朝臣们也要劝他动。


当年先帝一意孤行迎娶林氏女,难道不知言侯与其有情,难道不是与言侯有君臣之义、兄弟之谊?


还要再下嫁一位长公主联姻,方能舒心顺意。


本来萧景禹大可以照搬,然而林穆两家……却有婚约。


穆霓凰长到十七,随穆王爷进京述职。


晋阳长公主满心欢喜,对儿子说,是时候了,择良辰吉日,迎娶郡主过门。


少帅却道,父亲,我们主动去把婚约退了,穆王府还承我们一份情。


林帅默然良久,第二日与穆王爷密谈,退婚。


次年霓凰郡主下嫁赤焰军前锋大将聂锋之弟,聂铎。


婚宴上觥筹交错,林殊笑语殷殷,你们千万别觉得哪里对不起我。我本来也另有打算。霓凰是个好姑娘,你们俩好好过,比什么都强。


就像当时他回绝晋阳长公主的话,陛下是无论如何不能让林穆联姻的,左右不过是拖下去。霓凰是个好姑娘,我不想耽误她。


长公主没办法,再心疼儿子,那也要有命才心疼得了。泪意婆娑,一声声叹,这都是什么事啊,怎么就至于这样了呢?


少帅倚着门框漫漫而笑,门外斜阳一地,轻松道,是儿子没有这个福分……母亲勿须太过忧心,凭你儿子这样的人才,还怕给你找不着一个好儿媳?


心里却想,他的福分……庭中风起,如雪杨花纷纷落,最是黄昏愁杀人。


新庭镇定了心思,又好奇地抬手摸他脸。掌心的暖意贴在脸颊,血脉跳动,一直连到心里。


他一生的福分,也不过就是这样。


偶尔夜半无人私语时,他也对另外一个人半真半假抱怨,你怎么就没生成位金枝玉叶呢?省得我还在这儿愁。


那个就嘲笑他,林殊,你脑子进水了,我倒是还有个妹妹,你去跟皇长兄说说?


若当真是养在深宫的公主,哪里能跟他从小磕磕绊绊长到大,看进眼里装进心里,再也放不开。


林殊翻身压住人,凑到耳边,低低笑着道你要是位公主,陛下指不定比我还高兴。


那简直谁也不愁了,这边嫁那边娶,皆大欢喜。


萧景琰就不说话。


他也是清楚的,二十四岁还未迎娶正妃,除了萧景禹明里暗里纵容默许,还能有什么原因?


不过是为了拖着林殊,也拖着他自己,不能轻动,否则这一大家子……怎样都是伤心。


林殊乌沉沉的眼里漫着往事,握住新庭的手,像捧着如珠如玉的珍宝。


那些藏在月色下见不得青天白日的亲吻,快乐里的叹息,深宫廊檐下要飞上天的欢闹笑声追逐嬉戏,都是他的。


然而这江山如画与你并肩,儿女绕膝白头偕老,新庭搂上颈脖爱娇地央求“我们去外面玩儿”……


都不是他的。


————————————
是的没错我还是写了, 抱头莫打
剧情是这样,一个平行世界的林殊穿到了一个添加了abo插件的原剧情世界
苏兄活着!苏兄活着!苏兄活着!
这么言情我真的错了……然而就是谈谈恋爱,纠结纠结,然后HE的故事(。
下章苏兄该上线了,想想他一脸wtf就感觉好好玩儿XDDDD

评论

热度(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