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姝

努力那么久,到头却是一场空

【苏靖大逃猜】花开年少by金丝软甲

莫方莫烦了:

发现好多错别字以及一些语句不通的地方,捂脸,有空写个婚后番外出来,以及谢谢大家能够喜欢,笔芯~


苏靖大逃猜:



01  情起




他从水里站了起来。




氤氲的水气蒸腾而上,纠成缭绕缠绵的雾色卷裹着他年轻的身躯,金色光线从四面八方穿透而来,与他古铜的肤色交相辉映。




水滴剔透,自他发上落下,落到睫毛,再顺着鼻梁落到他润泽的嘴唇上,他犹自不知,伸了一点舌尖将水滴舔进嘴里。




站在阶上的少年人看着,一时只觉口干舌燥,傻愣愣的盯着水里的人。




“小殊。” 




水里的人淌着水慢慢朝着少年人走过去,他的臂膀偶尔拍打起阵阵水花,那水花扬起,似是透着一丝璀璨的金色,亮晶晶的,就如同水里的人双眼一般,浸着温泉水,便显出几分水汪动人的风情。




“不许过来。” 




尚且处于朦胧青葱时期的少年人一时脸红心跳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知道随着自己的竹马离自己越来越近,他心跳便跳的越来越厉害,出于本能的畏惧亦或是不安,他慌张而又急躁的大喊了一声。




“小殊?” 




扑通扑通。




少年人看着竹马因疑惑而争大的鹿眼,只觉心脏咚咚咚,都快要跳出来似的,又是惊慌又是紧张,最后再受不住那茫然无辜的眼神,转身逃走了。




02  情知




坊间常有异书,只是从前没特意留心,如今却是带着目的寻来的。




刚入店门,老板就很是热情的上前来介绍,他支支吾吾,到底是少年人啊,脸皮子薄的很,只快将头低到地上了,才如蚊子般轻声与老板道:“古有龙阳君与魏王相伴……”




这话刚扭捏的说了半句,那老板便立即会意过来,脸上挂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带着少年人走到一处角落,随后在书架最底下的书籍最下方掏出薄薄的一本塞进少年人的手里,少年人顿时像是拿了快烙的红通的铁块似的,惊跳起来,差点将东西落到地上,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忙将东西塞进怀里,他也不问老板究竟给了他何物,默不作声的掏出碎银子给了老板就又低头埋胸,急慌慌走了。




“小殊,你在看什么呢?”




肩膀突然被人轻打了一下,原本在聚精会神看着什么的少年人像是被蛇咬了一口似的,猛然惊跳起来,见是自小一起玩到大的竹马,更是慌张的不得了,手忙脚乱的将什么东西藏到衣袖里。




“小殊,你……”景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几日小殊总是躲着他,远远在路上看见他也避而不见的掉头回去,他实在不知是哪里惹小殊不高兴了。




“我想起母亲今日让我早些回去,我这便先走了。”




急匆匆走远的背影让景琰心里一揪,他是有些耿直不知变通,平日说话也不知委婉,但是之前小殊从未对此表示过不满之意,反而还时时夸他率真可爱,可如今却避他犹如蛇蝎一般。




天上下着蒙蒙细雨,而他的心情一如这天色,灰闷闷的,不知何时才能得见晴日。




再说那少年人,一入家门便与母亲简单打了个招呼就急忙去了自己屋里。




探头探脑观察了一番,见四下无人,少年人忙将房门带上,自怀中掏出方才被藏起的物事。




那虽是薄薄一本,里面内容却是如海一般深不可测。




龙阳十八式,每一式都教少年人看的目瞪口呆,心里如同卷起惊涛骇浪般,久久不得平静。观至最后,少年人居然毫无自觉的将自己与竹马代替画中二人去行那令人血脉喷张的动作。




等如潮水般的情热散去,才回过神来自己方才做了一件多么可耻之事。




然,情难自已。




03   情怯




喜于情起,退于情怯。




处识情味,却是满心满眼的惆怅。




天上云卷云舒,自由而悠然,河边杨柳依依,伊人与情郎并肩漫步,偶尔相视一眼,便是道不尽的缠绵悱恻。




少年人支着下颌坐在岸坡上出神的看着。




岸上,景琰看着少年人的背影,满心的不解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些日子,小殊总是对他避而不见,就算在路上老远看见,也当做没瞧见一般掉头折回,他有心找他问个明白,又不知当真见了该说些什么。昔日交心换命的兄弟,如今却避他犹如蛇蝎一般。




景琰哀叹了一声,到底还是没抵住心里的疑问,举步朝岸下走去。




他在身旁坐下来,织物摩擦的声音传到少年人的耳中,他搁放在膝上的五指不自觉的卷起,握拢。




该立即起身离去的,却又不舍这片刻的并肩而坐。




“小殊,这几日你都不来找我一起骑马了。” 




他的声音含着几分委屈,一如往常,不,好像比往常还要好听些,有点像是玉石触碰而发出的脆响,干净又清透,眼下又因这几分委屈,平添了些许软糯,更是教人听了心里软塌塌的。算起来,近有半月没听过这声音了。




少年人一时又生出许多惆怅来,不敢轻易开口,怕将心底的惦念泄露人前,只得别着脸,压着嗓子,不咸不淡的应着,“嗯,有事。”




景琰想问他何事竟重要过和他待在一起,不过一想,这般询问未免有些自作多情的意思,便作罢了,没再开口。




有时心里生了嫌隙,那生疏自然寻迹而来。




04   情苦




知情方知情苦。




苦于欲相见,却不知相见该如何相对




苦于欲相言,却不知相言该如何相知




苦于欲相告,却不知相告该如何相亲




初尝情味,便尝情苦




辗转反侧,不得成眠。




从前懵懂时曾听闻情之一字,可教人性情大变,那时他还对此嗤之以鼻,而如今报应来了,教他也识了情味,一夜间,从昔日潇洒开朗的小伙蜕变成现下这般忧郁寡欢的少年。




该说天道好轮回吗?




院子里的花又落了一茬,春去夏至。




午时过后,他坐在屋里读书,读着读着又走了神,便索性从书下面翻出那册图画。




画中内容已不知看了多少遍,可是每次看都有新的发现,譬如,若将景琰代替而上,那动作扭动起来只怕更加酣畅舒爽,毕竟景琰自小学武,身体韧度不知比常人强过多少。




少年人腹诽着,又想起那日撞见景琰泡温泉的情形来,一时只觉情热上涌,胯下亦昂首挺立。情难自抑,气血上头,便再顾不得深压在心底的念头,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心里的隐秘。




“景琰,景琰,景琰……”




像是终于找到一个关口,恨不得将连日来苦苦深埋的心思全数喊出来,毫无顾忌又痛快淋漓的放纵着自己的欲念。




大悲常常伴随着大喜悄然而至,无尽的欢愉所带来的是极致的快乐,而这快乐又通常导致大脑发热,从而疏忽大意,他如何忘了,今日是自己的生辰呢?




每年生辰,不管二人再如何别扭,也是要一起庆祝的。




05   情破




夏去秋来,转眼又是三月过去,时间便是如此无情,无论你正在遭受多大苦难,它自高冷走自己的路,不会为你做片刻停留。




自那日过后,他们便再没见过面。




如此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少年人烦躁的在屋子里抓狂,他自知当日所为乃自己不对。




人家将你当做亲密无间的好兄弟,你却心心念念想着娶他入门日日欢愉。




实在无耻至极,但亦令人神往不已。




少年人历经数月情劫,之前没挑破窗户纸时还装的人五人六,这番一捅破心思,虽则也有胆怯,但更多的却是跃跃欲试的兴奋。




他原本就是肆意洒脱之人,亦深知自家竹马脾性,二人自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不比常人,当然了,此情非彼情,但也不是不可扭转,只看他手段高明与否。




这般冷静下来细细一琢磨,只觉之前的自己当真蠢钝,只晓得隐藏退避,从未去想主动争取的概率,想来陷入情网之人,这脑子也随之变得不灵光了。




想通之后真是说不出的通身轻松畅快,连灰蒙的天色看起来都可爱不少。




昨日母亲说宫中静妃有意让景琰替她上寺里祈福,那寺庙藏于深山,虽说山路并不难行,但观今日天色,怕是要下雨,雨后的山路就不好走了,母亲若是前去自己定然放心不下,倒不如由他替母亲走一趟,将这般考虑与母亲说完,母亲直笑夸他体贴孝顺,倒是弄的他不好意思起来。




山间多树木,层层叠叠,郁郁葱葱,虽已至秋,却不见半分枯黄迹象。雨后的木林更显苍翠,清新的草木清香扑鼻而来,此时此景,若不乘机把握,只怕错过再难寻得良机。




“景琰。”




他站住了脚步,僵硬的身躯让他看起来有几分脆弱,沉默半晌后他才不情不愿的应道:“何事?”




“休息会吧,我有点累了。”




“你武艺较之于我还要厉害一些,如何这么快就累了?”




有些人就是有一开口就能把人噎死的本领,林殊碰了个钉子,苦哈哈的望着他,道:“其实我是怕你累了。”




“我不累。”




“哦,那继续走吧。”




他的步子走的很稳,很有气势,许是因常年混迹军营的关系,让他走路无论是挺拔的身躯亦或是手臂摆动的动作都让他看上去充满威仪,这威仪直看的少年人心痒难耐。




又走了一段路,林殊忽然大跨几步上前张臂将人拦住。




“景琰,你若是生气就骂我打我好了。”




“我为何要生气?”




“你不生气为何不看着我?”




“两只眼睛一只鼻子一张嘴巴,有何好看的。”




“嘿,几日不见,你这嘴皮溜的很啊,是不是跟列战英学的?”




“要你管。”




林殊喉咙一梗,又差点被噎死。




“我当然要管了,谁教我喜欢你呢,若是你愿意,我还可管你一辈子。”




“你……无耻。”




他说着,好似生气了,脸颊涨的红通通的。




“好吧好吧,我无耻,但是我是认真的。”




少年人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低头严肃的看着他的眼睛,然后一字一句的开口,满腔的心意,百转的柔情。




“景琰,我喜欢你。” 




06   情坎




我喜欢你呀,就会一见到你就止不住的欢喜




我喜欢你呀,若是你与旁人亲昵姿态,我便要在一旁气上许久




我喜欢你呀,满天的星星都想摘下来捧到你面前




我喜欢你呀,你便是是我整个世界




我喜欢你呀,你却不欢喜我。




佛有云,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放不下




人生在世,总要经历诸多坎坷破折,而这些坎坷中又数情坎最是难过,若是迈过去了,便是浓情蜜意,蜜里调油,而若是迈不过,大抵便是此生老死不相往来罢?




07   情深




情深深几许?




少年人的心性简单而又直率,既然有喜欢的人,又与对方表白了,那不如先将自己的想法告知家人,也以此向对方表明自己确实是在认真喜欢他,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的耍弄。




母亲是个温婉的人,只是如母亲这样柔情的人也因此垂泪苦恼,更别论铁血杀伐的父亲了。




棍棒是少不了的,不过这皮肉之苦比起先前的暗恋之苦来说,总还是要好的多的。




皮肉之苦有尽,暗恋之苦无时。




之后便是拘禁,原本想趁着表白之期一鼓作气的追着人跑,现在可倒好,不说时机错过,只怕景琰真要将他当做登徒子了。




哪有一跟人表白完就玩消失啊,这不是登徒子是什么?




委屈,简直太委屈了。




不过想到当时景琰虽然像只受惊的兔子似的转头就挣脱出他的桎梏逃跑了,可那模样并不像想要拒绝的意思,二人打小一起玩到大,林殊简直太了解景琰了,凭他的伸手,若是觉得自己受辱,必然要拳脚斗上一番,而是不如当时那般,略显出些恼羞成怒的意味,落荒而逃了。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他绝对是还有机会的,只需等他养好皮肉伤再行计较了。




08   情定




他自小的心愿就是要做一名上阵杀敌的大将军,所以平日总是严格要求自己,训练习武再苦再累都不曾哭过一声,而眼下,却红了眼眶。




“痛不痛?”




少年人本来想装的豪气一点说大丈夫这点痛算什么,一看对方通红的眼睛,登时话口一转,直叫嚷道:“痛,痛死我了。”




原本白皙的屁股蛋子现下红肉绽开,血是没有的,但观那皮开肉绽的模样,想来也是痛苦不堪的。




“林将军下手也太重了。”




“他就是想打死我,好没我这个丢脸的儿子。”林殊趴在床上气哼哼的道。




“林将军为何罚你?”




“你要听实话?”




“嗯。”




“我跟他说,我有意中人了,此生非他不可了。”




“然后呢?”




“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他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低着头,他原本话就不算多,现在更是沉默如金,林殊趴在床上忐忑不安的看着他。




“那时候你对我避而不见,我心中难过,不知道怎么惹你不高兴了,我知道我不会说话,总是让旁人不喜,不过旁人态度我向来不太在意,可偏偏对你却在意的很,我当时想着找你问个明白,你说我哪里做的不好,我会改,但是你又是虚与委蛇,不仅态度冷漠,而且对我再没有从前那般热络,那份生疏之感,到现在我想起来都觉得心寒心痛至极。后来,我知你对我如此疏离的原由,一开始确实是有些震惊的,因为我从未往那面想过。”




“那现在呢,你想过了吗?”




“嗯,我想过了。”




“结果呢?”少年人紧张的连皮肉之痛都忘记了。




“我想和你试试。”




09   情结




林家手握重兵,一向为上位者所忌惮,今次听闻林殊与七子之事,竟然意料之外的没有震怒,而是屏退所有人,自己在大殿思虑了一个晚上。




林家只有一独子林殊,而两家又是那样剪不断的关系,若是林家真与皇家接亲,二人皆为男子,那么对于子嗣后代,只怕林家这一辈是要到头了,对于没有子嗣的世家,假以时日,收回兵权也在情理之中。若是日后林家反悔,欲娶妾室诞衍子嗣,那大可以皇家之威压制一二。




一面抑制林家兵权,一面出头做个好人,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呢?




次日,便有圣旨传下,言,林家林殊,清新俊逸,品貌非凡,惊才风逸,特赐婚于皇七子萧景琰。




这边圣旨刚宣读完毕,那边少年人就乐的喜笑颜开,激动的抱着心上人转圈圈。




“哈哈哈,太好了,我们要成亲了。”




“咳,小殊,你快放我下来。”




“不放,我们都快成亲了,抱一抱怎么了?”




“林将军的脸都黑了。”




“黑就黑吧,反正他又不能抗旨。”




婚礼不算多隆重,虽是圣上赐婚,但毕竟成婚二人皆为男子,不好搞得太过热闹,幸好两人都不是什么爱计较,能够光明正大成亲,拜堂行礼已经让他们足够满足了,至于其他,都不重要。




“小殊,那个,父皇是将你赐婚于我的。”




“所以呢?”




“所以那什么,晚上应该我在上面。”




“行啊,听你的。”




啊,容我好好想想,这龙阳十八式,那几式是景琰在上面做的比较爽快的呢?




……




10   情钟




衣物尽数归于冰冷地面,肌肤相触,抵足而缠绵,唇齿相依,津液相换,红被翻浪,靡靡之语起伏而出,洞房花烛,春晓一度,岂不为情之所钟也?




 




------完------




 




 




 


评论

热度(218)

  1. 婧姝莫方莫烦了 转载了此文字
  2. 莫方莫烦了苏靖大逃猜 转载了此文字
    发现好多错别字以及一些语句不通的地方,捂脸,有空写个婚后番外出来,以及谢谢大家能够喜欢,笔芯~